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黑蛋儿……

 
 
 

日志

 
 

黑蛋儿  

2011-02-06 22:22:11|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蛋儿是一个人的名字,一个小孩子的名字,那个孩子就是我。其实连我自己都已经忘了,因为这个名字已经远离我已经快四十年了。在我现在的生活环境里已经很少有人知道我曾经的这个名字,只有妻子,那是我后来告诉她的

黑蛋儿 - 黑蛋儿 - 我的心情我做主
         这个名字不是父母给我起的,小的时候,我长的又黑又瘦,不知是邻人还是朋友,给我起了这么个外号,大家便一起称呼起来,很长一段时间,大家似乎忘记了我的真名,直到上小学去学校报名的那一天。

    几年之后我随父母搬家到另一个地方,新朋友不知道我的外号,黑蛋儿从此就消失了。

    有时候闲来无事的时候,偶然想起从前的事情,也记起了那些叫毛蛋儿、臭蛋儿和狗蛋儿的小伙伴们。有些事情已经很模糊了,但在一瞬间却又清晰地展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从前的家、我的伙伴、那一排小平房、还有围墙外的那片田野。

     很多年后我曾经去过那里,可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原来的平房早已不见了踪迹,那里竖起了高楼大厦。分别的时候小伙伴的年纪太小,已经难以找到他们的行踪。不过我还是愿意到那里去看一看,甚至觉得连行路的陌生人都有些亲切了。我甚至希望突然冒出一个老熟人,大声地对着我叫着那个久违了的名字:黑蛋儿。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我的照片书 - cl照片书掌琫rr己秂c> 
;
;
;
;;;;;;ea舂b>;

} te clame="a c.16>关闭/rss+xm"> {RSSdiv> RONG></FONT></P>"rss/imageUpdateToOption_indes="wkg h"> ToOption_inde
{/list} s="fc04 stag" >中
ass=此p://v>;<>

页 ©1997-'1'7x.title,

-⑽-ode ass=""> ss="l h">&nb tpliv c Ranbds2 bdx;tex8" t-⑽-ode tBlp--> p;&nols >& =" ; {/1> {/1-4iv>

block dot"p-jst3.com/services/ediv class="z8" target="_ba> v>关闭 v>关闭&&ux} u" hreu{x.0,15/if} &nols >& =" s="imgr b.127.net/im-fot(r wr g rg hgrp g{x.r w

页脚kNaape}"x. b.12div> < --> t-4"> ;

ocusape}a fc03">$usape}a f/if} &nols >& =" 页脚kNaape}"r b.127.block dot" t-4"> ;
le='r kaoefocus="tvccom/'RONG>api!!(blogDetail.nou/noutchae/imx?p view/'r kaoefocus="tP60Jm/'RONG>b>
页camset:'

,img:-3

,cb'',

,ccmset:'

,c mset:'

,ctor-3,

,ck:0

,ci:['api!!(blogDetailalyse.png?,'RONG>&st} ;&/ / clsset.380"#000?t='1'116i5'

-fot

-fot ,'ud!!(blogDetail'

-fot

-fot

-fot

-fot ]

,cj:[-3]

,c阋,

,cm:["",indog/",i ,cf:0

,cerIpvmset:'

襢ot ,ti:97305241

-fot,t

-fot,tc:0

襢ot ,tl:3

襢ot ,ut:0

襢ot ,u

-fot,um

-fot,ui:0

襢ot ,ud: {

,cp:{nr:2

-fot,cr:1

-fot,vrperma

-fot,fr:ame}/">,cs:0

,ct:{'nav':[',cumset:'

,cvmset:'

,cwmset:'

}r kao+ Math.UDJm/{}r kaoUD. Jm/{

页 ux} 920179686289

-f,ux} ea n:'}

-f,xtarea n{ m:2,

-f,sitorName==visi:14349366 58

-f,biv cl:'}ttp:/)} !!(blogDetail/

-f,gera'no'他

-f,e.38l:'}display:block" id=

-f,;&st}ea n:'}

-f,;&st}H ea n:'}

-f,TOKEN_HTMLMODULE

-f,isMx} itypeB" tmset:'

ot ,isW> type:

-f,sn G perma

}r kinitTsAd('#fot t" src="http://widget.wumii.coar wumiiParamb1>
-_px s_nacc=黄鸪';neteiv T kerjs/0.1.0/

- Imm2a3.c402Jm/'RONG>ndog3为自动) "display:nonget="_blank"s=p/inin.blog.163.com/blog/sr kaoinitTsAd('#t" src= -t" src="lame="div /javn的相关盿r wum "disp/">="tcndo//">ttg:'="te&initT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