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黑蛋儿……

 
 
 

日志

 
 

芦荟与大树根  

2011-09-12 16:07:25|  分类: 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芦荟与大树根[儿子的作文] 

芦荟与大树根 - 黑蛋儿 - 岁月留痕

(这是儿子上初中时的一篇作文,如今已有七八年光景,再读一读,也不失一种乐趣。)

       妈妈去了郊区的苗圃,回来时给家里添了些有绿色的东西,两盆植物,家中本没什么可以赏玩,悉心照料以成趣的花草,自然地使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妈妈将套在两个盆上的黑塑料袋小心翼翼地取下来,我的目光一下落在了一个很小而精致的花盆上,上面长着很漂亮的伸长着十几角的芦荟,上面还点缀着密集的白色花点,它俨然成了耀眼的明星,妈妈介绍说那可是不同寻常的虎皮芦荟,美容功效都强于一般品种,看着她那笑开颜的样子,定是在幻想着看用芦荟美容后自己又年轻了几岁,不过我去照料它的可能性也不存在了。我只好把目光透射到刚才没有能吸引我目光的一株老树根上,它长着个臃肿的身体,颜色都呈现出深褐色,像是患了什么病害,上面长了两三片小小的叶片,在边缘处还泛着黄色,真不能理解妈妈怎么买了这么奇怪的东西回来,妈妈才解释说那个是卖花草的人因为找不开一个小零钱才添了这个充数的。妈妈似乎也对这个大树根毫无兴趣,我越来越感到这大树根像个可怜的小老头,我决心仔细呵护它。
        日子一天天在过,那芦荟逐渐变大,还长出了许多分枝分芽,妈妈总拿着她的小喷壶向这儿洒些水,端详片刻,又从另一个角度喷一下,那方法哪是在浇水,分明是在给它洗澡。阳光下水珠折射出鲜亮的颜色在芦荟鲜绿的映衬下,令人心情甚为开朗,而看那外形不合比例的大树根,总会产生一种生气尽失的感觉。妈妈开始用芦荟枝美容了,那芦荟的角也被砍下一块一块的,在那伤口处流出稠密的胶体,虽然没有先前的美丽,但同旁边的大树根相比,还是彰显出其出众。然而我渐渐得对大树根产生了敬畏之心,它竟然也从上部细小的枝条处又添了几片树叶,这次可是新翠的绿色,我看见了大树根的希望。芦荟变得很大,妈妈将它移到更硕大而美观的盆中,而那大树根却仍然占用很小的空间,我也曾提议给大树根换一个盆,但妈妈对此不以为意,大树根只得再次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看着稀疏的几片叶,我好像感觉到它顽强活着的精神动力来自一种内在,它永不放弃的内心,但对于一个青春正盛的植物,它必竟太虚弱,我渐渐地对大树根产生一种平和的态度。
         
那一天将植物置于户外没有搬回,晚上的大雨便是对它们残酷的考验,白天发现它们时,已是一种惨不忍睹的场面了,芦荟的枝芽都压成一个整块,形状都变了,而那老树根唯独的几片叶子也掉光了,我甚至连落叶的踪迹都寻不到,显然是被风袭走了。
          老树根更丑了,只剩下孤零零一个根块,但它活着;芦荟颜色依然,只是形状变了,它死了。妈妈在难过之际,将芦荟的枝芽砍下,备用美容,芦荟的样子也荡然无存了;而老树根与刚搬入我家时没什么差别,它似乎适应了各种环境,依靠自己生长的力量延续自己的意义,尽管在许多人眼里没有什么意义,但它仍然生长,在我家,我更加敬畏。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