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黑蛋儿……

 
 
 

日志

 
 

杜甫草堂  

2012-12-28 21:01:1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多雨的时节,我去拜访了杜甫草堂。我是带着十分崇敬的心境在这里漫步的,这里的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亲切。回来以后,心中似有许多想要抒发的情怀,每每提笔却难以成行,于是在网上搜索,感觉这篇文章很好,便借来一用。

杜甫草堂 - 黑蛋儿 - 岁月留痕
 

                                     杜甫草堂记 【金 陶】

走近你,应该说是我多年的愿望。因为你,飘落着千年的文墨之魂。可当我来到成都的西郊,真正走近你,我的脚步忽然变得沉重起来。这种沉重倒不是那千年历史风云的聚合,而是一种我无法理喻的来自心里的茫然:这就是杜甫草堂?这就是一代诗圣客居过的地方?这就是我们满嘴留芳的一些诗句的源头?
       我行走在厚厚的绿色的竹阴里。盛夏里我也能感受到那蜂拥而至的凉意。风吹竹响,那阵阵清音,就是当年滋养你澎湃诗意的天籁之响?我不敢想像当年贫困潦倒、寄人篱下的你,却能营造出偌大的竹林?也许这竹林只在你心中有过。在你的诗中有过:“桤林碍日吟风叶,茏竹和烟滴露梢。”你那草屋,该就隐在这丛林修篁深处,哦。对了,还应该有一层淡淡的轻烟笼罩才是。
       我到了什么地方?柴门?我记起你笔下那属于你的柴门:“柴门不正逐江开。”那该是极为筒单的茅草覆顶的,还略带一些歪斜的柴门呀,可我的眼前分明是极堂而皇之、端端正正的黑瓦釉木的建筑。这哪是什么“柴门”,分明是豪华的大宅门呀。穿过柴门,有碧水一泓,石桥一座,有榕树流绿,楠木吐秀。在那浓荫簇拥中,又是一座敞厅式的建筑赫然而立,这是大厅。大厅的中央是你的一尊铜像,那铜像造型极夸张,整个身躯弯得像残月。你低首捋须,深思苦吟,仿佛那些华章就像这样一首一首地吟出,也就是你这一苦吟,吟出了半个盛唐。游人们纷纷伸出手来摸摸你那胡须,你那胡须变得锃亮锃亮的。你是大诗人,你是“诗圣”,这么一摸,也许就能摸出一些“诗”的细胞。可我却不敢碰你,甚至不敢正视你的眼睛。我只是木木地站在一边,透过你那单薄嬴弱的身姿,想像你当年的悲苦:“恒饥稚子色凄凉”,以及你那“江东犹苦战,回首一颦眉”的愁绪。
        跨过一座小木桥,但见竹子一丛,摇曳的竹阴中,闪现出茅草的屋顶。这时,我猛然意识到,我这才真正走近你。这是三间低矮的草屋,屋内幽暗,泥墙的缝隙透出了丝丝微光。中间为堂屋,右边是卧室,一张榻床,早已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堂屋中靠门之处,置放着一张简易的木桌,木桌说不清它的颜色,只是桌上端放着笔墨纸砚。
“熟知茅斋绝低小,江上燕子故来频”,这才是你的草堂,可你去哪儿了?是到黄四娘家赏花去了,是到锦里先生家串门去了,还是到江岸送客去了?
我伫立在草屋前,这里竹篱围护,当年你就栖身于此,有过“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的无奈,但也是在这里,你喊出了那个时代的最强音:“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样超然高洁的心性,怎么不让后来者由衷地折服。
       依依地辞别你的草屋,徜佯在那你曾无数次走过的花径上,这里早已没有了花香。更没有了“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的情趣,而变成两堵极为气派的赭红色的墙夹起的小道。
       我突然明了,我先前所看到的一切,还有那富丽的工部祠,那恢弘的大雅堂,完完全全是后人的“杰作”,是后人对你身前种种际遇的一种心境的“补偿”,或多或少遮掩了事实的杜甫先生,后生说错了吗?

杜甫草堂 - 黑蛋儿 - 岁月留痕 
杜甫草堂 - 黑蛋儿 - 岁月留痕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